公司新闻 > 新闻详情

从“伪需求”到“真风口”,共享充电宝终为自己正名

发布时间:2019-08-06 15:38:33



未来随着平台运营能力的进一步提升,景区、交通枢纽、公共服务场所等场景将成为共享充电宝市场后续布局开拓的重要渠道。

“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就吃翔,立帖为证。”

王思聪说这句话的时候,阿月(化名)举双手赞成,对于一个写字楼里的上班族,手机没电的状况几乎屈指可数。再加上“风口论”闹的沸沸扬扬,在阿月眼里,所谓的共享产品不过是一头吹飞的猪。

风停了,猪又会怎样呢?

会飞的猪

2017年,共享经济如火如荼,单车、汽车、篮球、滑板……除了出行工具以及娱乐设备,还有些更小的物件,也走进了我们的生活,共享充电宝不过是其中一个。

2017年5月,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获得获得聚美融资的3亿元人民币,陈欧将出任董事长。消息一出,上任致词还未完成,王校长就已经出言:成则吃翔,立帖为证。

尽管事后陈欧的回应堪称模板,但充电宝一事,两位80后风云人物的正面交锋还是网络平台掀起一番波澜。

如今我们再看,王思聪的说法自然有失妥当,可在那个时候,支持的声音还要更胜一筹。

共享充电宝发展的早期,还没有支持IOS的产品出现,仅有的几家安卓APP也都是1.0版本,甚至缺少官网,功能不全。在共享经济风口之下,这样的产品难免有跟风之嫌。

细数那个年代的成功者,滴滴的崛起离不开资本的力量,同时滴滴本身也充分利用了社会的闲散资源,让私家车资源获得更有效的利用,从而降低了空载率,提高了汽车的整体利用效率,至少,当时的快车和顺风车是这样运作。

共享单车或许差了一截,但起码还是个好故事——智能出行的最后一公里、绿色环保出行等等,让人遗憾的是,后来在资本的驱赶下,共享单车进行着大跃进式扩张,已经逐步发展成对社会公共资源的一种占用和浪费。

到了“共享充电宝”这里,则成了彻头彻尾的“伪需求”,它和共享经济已经失去了联系,相反,更像是一个充电宝的租赁生意。

“伪需求”到“真风口”

也许有人会问:手机充电真的没有需求?

答案是否定的,谁都会有手机没电的时候,但手机充电是刚需,并不意味着充电宝租赁也是刚需。

解决充电的方式有很多,小巧轻便的充电宝;商场、超市的公共电源;再不济还能向身边的朋友借。换句话说,共享充电宝就是一个临时出现的替代产品。起码在那个时候,多数人都是这么认为。

如今两年过去,现实却狠狠打了人们的脸,共享充电宝非但没有破产,还成了共享经济的新标杆。

不久前,艾媒咨询公布了《2019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共享充电宝市场用户数已经突破1.96 亿,预计2019年用户数将超过3亿。

经过两年捉对厮杀,街电、嘟嘟充电、小电、怪兽充电最终得以存活。

在这之中,陈欧收购的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以1.07亿的用户量40.5%的用户份额和超过300座的城市覆盖,稳守全行业第一。

行业数据证明了陈欧的判断力,也让陈欧赢下了这场赌局,即便王校长的约定不能兑现,街电业务的全年收入也足以让聚美的财报更加亮眼。

聚美优品2018年财报中,街电业务包含在“服务与其他收入”项下,该项收入由2017年的约1.8亿元暴增至约9.3亿元,在总收入的占比也由2017年3.1%增长至21.7%,营收大幅度增长。

共享充电宝的盈利之谜

共享充电宝为何能够领先单车率先盈利?许多人把它当做一个谜。

众所周知,充电宝解决的是目前手机电池技术跟不上手机其她技术发展而诞生的一种中继解决方案。为了满足消费者使用手机的强度,通过外带充电宝的方式解决用户续航焦虑。所以说,充电宝本来就是中间性产品。而共享充电宝的市场也正是从这里切入的。通过共享的方式一方面解决了用户携带充电宝繁琐的问题,同时用户也不再为续航焦虑。这样的商业逻辑,听上去似乎可行。但从理论上深究过后,你就会发现它与共享单车的本质区别。

共享充电宝一定是解决用户意外的即时性需求的,因为没有用户是愿意手机没电,然后出门再去寻找共享充电宝的,如果预估自己电量不够的话,大多数人都会随身携带充电宝。共享充电宝在这三者的需求关系是排在最末位的,并且大多数用户的 需求在随身携带充电宝方案的第二步时就已经被满足了。而共享单车是在解决3公里内出行的刚性需求。如果门口有共享单车的话,用户在选择自有自行车方案和共享单车方案时,共享单车一定是被优先选择的。这样一来共享充电宝的生意确实不 该成立,需求不足是重要的原因。

然而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它却成功了。

共享单车倒在了无法盈利和用户押金上,但共享充电宝在这两项的表现似乎都可圈可点。行业发展的早些时候,该领域的诸多玩家已经借助芝麻信用分免去了用户体验中最差的押金环节。在盈利问题上,通过简单的共享租赁方式就能够实现。当然 ,其根本原因比想象的还要深。

共享充电宝宝应用的场景在大多数在酒店、餐厅、旅游场所、酒吧、商场等娱乐场景中,虽然充电宝的单个成本也不小。但相比共享单车后期的运营成本则是微乎其微。它的耗损情况远远低于共享单车。换句话说,成本在前期投入后,只要后期有足够的使用量,就不会出现巨额亏损的情况,这是它最好的特点。

还有一个原因,共享充电宝看似是个伪需求,却是多方共同推进的项目,共享充电宝能快速的铺设在各大商场和酒店之中,说明提供服务场地的商家是愿意接受这个新事物的,所以共享充电宝项目在发展过程中,通过代理模式可以缩减掉大量的资金成本。在运营不出现大漏洞的情况,营收一般都会在可控范围内。

 

风雨过后,关键一年

尽管风雨之后已经初见彩虹,但对于留下的企业来说,2019年才是最关键的一年。在经历探索期和发展期后,行业格局基本确立,市场份额相对稳定。与此同时,行业竞争也进入短兵相接的阶段。

为适应新的竞争环境,共享充电宝厂商也开始提速。2019年1月,街电和小电成为微信首批接入品牌。3月,街电与韩国企业合作,在首尔等重点城市布局共享充电宝,开拓海外市场。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共享充电宝行业不再遵循共享经济长时间经济补贴行为,相对稳定的用户消费频次和合理定价为共享充电创造了盈利空间。与共享单车向C端补贴和免费骑车营销活动不同,共享充电头部企业没有以疯狂的价格战抢占市场,而是聚焦B端场景价值掀起优质商户资源争夺战。

同时还有人指出,头部共享充电企业以入场费和高比例分成等形式竞争。共享充电宝渠道成本不再是免费,而夜店、KTV、酒吧、酒店通常要向商户端付出50%以上的分成,头部企业成本也快速飞升,只有保证高营收才能对抗高额成本压力,行业涨价成为必然。有媒体曾报道,某些知名场所入住费高达数万、数十万。

实际上,随着优质点位变得越来越少,不少平台公司开始出台新的鼓励政策:把别家点位替换成自家设备,公司额外奖励百元至上千元不等的奖励。

艾媒咨询的分析师表示,未来随着平台运营能力的进一步提升,景区、交通枢纽、公共服务场所等场景将成为市场后续布局开拓的重要渠道。同时随着一二线城市的人口红利转弱,下沉市场仍然面临较大的市场空白,三四线城市也将成为平台服务覆盖拓展的重要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