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贫穷叫作充电宝致穷”丨共享充电宝又涨价了,你以后还会用吗?

央视网消息(记者 王静远):“有一种贫穷叫作充电宝致穷”“我已经用不起共享充电宝了”……最近,不少人发现共享充电宝又涨价了。有媒体报道,在杭州一些景区,共享充电宝的租用价格已经涨到10元/小时。

互联网经济专家表示,共享充电宝不是一门好生意,如果价格涨到一定程度,会引起消费者消费习惯的改变,甚至未来充电宝有可能发展成一项公共服务。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充电宝致穷”:从1元/小时到10元/小时

随着移动互联网普及程度的提高,智能手机使用率也不断上升。人们对手机的高度依赖使得自己对手机电量的需求不断增多,客观上为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动能。目前市面上充电宝的品牌主要是“三电(街电、小电、来电)、一团(美团)、一兽(怪兽)”。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专题研究报告》(下称《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保持快速增长,达到3.07亿人。

近日,共享充电宝涨价一事再次引发网友热议。央视网记者走访发现,在北京西单、三里屯、中关村等商圈,共享充电宝租用价格4元/小时已成为常态,在景区、酒店等特殊场所甚至涨至6元/小时。

近两年共享充电宝到底涨了多少?以街电充电宝为例,2018年其每半小时的租借费用是0.5元,到2021年每小时的租借费用已达到3至6元不等,特殊场所甚至更贵。短短三年时间,共享充电宝的租金每小时涨了至少3倍。

今年4月,有网友称杭州西湖景区内共享充电宝的价格已高达每小时10元。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西湖风景名胜区分局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目前西湖周边的共享充电宝收费情况大多为“前5分钟免费,每半小时5元,即每小时10元”。此外,由于西湖景区范围大,即使是同一个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在不同街区价格也有所不同。

7月2日,有网友发帖称:“一小时9块,真是抢钱。”针对此现象,来电共享充电宝工作人员回应央视网记者称,共享充电宝的租金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不同城市的不同街区收费标准会存在差异,甚至“每一台机器的定价标准都不相同”。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共享充电宝由谁定价?

《报告》认为,2020年受疫情影响,共享充电宝市场低迷。共享充电宝行业的主要经营场所是餐厅、酒店、商场等场所,但在2020年疫情期间,受线下服务行业关闭以及居民消费、出行等需求下降影响,共享充电宝业务量遭遇不小的冲击。

不过,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表示,疫情的确给共享充电宝行业带来了影响,但不是导致其涨价的关键原因。

共享充电宝厂家

据了解,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的运作模式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商家与充电宝企业之间互相没有任何付费情况。充电宝企业盈利不会与合作商家进行利润分成,仅仅是借用商家的空间和电源,商家则利用共享充电宝吸引消费者、为顾客提供服务,双方属于资源互换。李勇坚表示这一模式目前已经很少见了。

(店铺要为充电宝企业保管机器并提供充电电源)

第二种是充电宝企业将收益与商家进行分成或向商家支付入场费。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商家与共享充电宝品牌合作的主要原因是获得共享充电宝利润的分成和与同行竞争者保持一致。吸引消费者和提升消费体验是商家与共享充电宝合作的次要原因。

来电共享充电宝工作人员证实了上述原因。她表示每一台机器定价时除了会考虑市场行情之外,充电宝企业还要与商家进行协商,双方共同定价。共享充电宝每个点位的定价都是和商家逐一商谈后决定的,因此就算在同一座商场里,不同商户的租金也会有区别。

在北京南锣鼓巷商业街区众多商铺的门口,随处可见共享充电宝的机器。某饮品店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充电宝企业)会跟我们分成,但是不多。”

一家化妆品店铺的店长表示,具体的分成不方便透露。但是她认为对店铺而言,在门口摆放一个共享充电宝机器是“利大于弊”的,“在南锣这种客流量大的商业街,别人家没有,你家有,这就是一个优势,或多或少都可以帮助店铺吸引客流”。

(南锣鼓巷随处可见的共享充电宝)

互联网经济专家:共享充电宝有明显的成长“天花板”

此前有业内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过去共享充电宝企业掌握着主要话语权,如今随着共享充电宝定价机制变化,商家的议价权大大增加。“例如,如果商家要求更高的分成,共享充电宝后台就会对免费时长和收费价格等进行调整。”

李先生是杭州大厦西湖文化广场一家中档餐饮店的老板,他向央视网记者透露,他的餐馆里配有美团共享充电宝机器,曾经一个月光是分成就收到了2000多块钱。“按四六分成,我六,美团四。”

(李先生的微博截图)

(李先生的微博截图)

李勇坚证实了这一情况。据了解,现在充电宝企业和商户之间的分成比例,已由最初的五五分到四六分,甚至还有三七分。“在商户铺设共享充电宝点位,不是商户的刚需,而是充电宝企业的刚需,如果没有商户提供场所,充电宝企业很难抵达消费者,这也是其议价权不断降低的原因。”

据小电科技公开的招股书显示,小电科技的分成费率由2018年的24.2%增长至2020年的38.2%。2020年,小电科技单是付给点位合作伙伴及渠道合作伙伴的分成费用就达到7.1亿元。

目前,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方式仍以产品租赁为主。今年5月,怪兽充电发布了上市后的首份财报,数据显示,怪兽充电的营收主要来源于移动设备充电业务、移动电源销售和广告等三部分。其中,移动设备充电业务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贡献的营收占比在95%以上。

李勇坚认为,盈利模式单一是掣肘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的短板。“在这种单一的盈利模式下,企业如果要保持增长量,就得不断铺点,这必然意味着成本的上升。如果企业要保证盈利水平,就只能提高共享充电宝的租金价格。”

(共享充电宝仍以租赁为主要收入来源)

“共享充电宝不是一门好生意,正是它们自身的盈利模式导致其市场空间不断缩小。”李勇坚向央视网记者解释,共享充电宝的使用场景受限,只有在特定的紧急情况下和应用场所中,才会成为消费者的刚需,但这种刚需不是无限的。“如果共享充电宝价格涨到一定水平,市场空间就会受到限制,再加上充电宝本身易携带,这都会促使消费者养成自己带充电宝的习惯。”

在李勇坚看来,共享充电宝有着明显的成长“天花板”,并不是共享经济的典型代表。原因有以下三方面:其一,未来各大手机厂商会不断开发更加耐用的电池,进一步压缩充电宝的使用场景;其二,持续的涨价会加速改变用户的消费习惯;其三,政府部门有可能会将充电宝纳入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现在一些机场、高铁站已经提供了大量免费充电接口,政府公共服务的干预,也会给共享充电宝企业带来一定的冲击”。

地址:
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金港商务大厦7层
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白石厦社区龙王庙工业区65幢

服务热线:400-6858777
招商加盟:176-2031-2089
英文服务:+86 173-2440-4731